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健康 » 正文

变成铁娘子后男友不爱我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6:55:21  

  记录:文文 倾诉人:巍菱

  性别:女 年龄:29岁 职业:营销主管

  和正在热播的电视剧《奋斗》中的主角们一样,女大学生巍菱毕业后面对竞争激烈的社会,也在为爱情,为幸福生活努力奋斗着。不同的是,电视剧中的人物历经坎坷之后,有着还算美满的结局,而巍菱,却在触及幸福时跌下云端,她的心因痛苦而压抑地飘着,不知哪里才是正确的落脚点……

  在磨炼中成长为铁娘子

  结婚成亲已经三个多月了,袁北毫无回头之意,我这个妻子对他而言只是个摆设,曾让我自豪心醉的十年爱情长征,对他已没有了任何意义。

  29岁的我是巴南区一家至公司的营销主管,是公司最年轻的中层治理职员,也是唯逐一名女性主管。在领导和同事眼中,我工作出色,处事得体,是才貌兼备的优秀女性,可在我丈夫袁北眼里,我一无是处。

  我和袁北出生在川西的小山村,两个村的间隔步行大约三个多小时,山村里考上大学的孩子未几,由于经常一起搭长途车,我们渐渐熟识,并很自然地产生感情,成为情侣。大学毕业后,我们同留重庆。起初,我们的工作环境、薪水待遇都很差,但如今,我们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。而我,在事业上比袁北更成功。可是没想到,我的人生会悲哀到与别的女性共侍一夫。

  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是很多城里人难以想象的,因而,努力奋斗,是我在重庆好好生活下往的唯一途径。刚毕业那会儿,我在渝中区一家小公司做营销工作,我从小就内向,不敢和陌生人说话,而销售工作需要的是热诚、灵活、善于与人沟通。连续两个月下来,我一单业务都没做成,假如第三个月还这样我就会失业。

  我横下心,红着脸一户户地敲门、倾销,微笑着面对冷眼、作弄和嘲笑,一天要爬上百层楼,脚上的血泡长了消消了长,终于,我在月底完成任务,保住了工作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像开了窍般,学会了与人沟通,学会了如何在不伤害交情的条件下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,也学会了处理各种纠纷,该柔弱时柔弱,该强硬时决不含糊。由于出色的工作业绩和能力,两年后,我跳槽到现在这家至公司,并一步步地做到主管的位置。

  往年,我和袁北买了房,买了车,没想到,谈婚论嫁时,袁北却移情别恋了。提出分手时,他理直气壮,说他喜欢的是温柔可人、娇俏依人的女性,而我,曾经是他喜欢的类型,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。

  他的话让我震动,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往反驳。相恋十年,我们携手走过,朝朝暮暮,我们分享成功,共担烦忧,他成为我生活的中心,我从未想过,有一天他会和我分开。

  为了共建一个幸福的家,为了让两家的父母过上好日子,我的柔弱已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渐渐丧失,我也没有时间好好照顾袁北。可我自信,我还是保存着女性的魅力的,否则,这十年来,我的身边不会一直都有追求者,其中有几个男人条件还很优越,假如我抛弃袁北,选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我都不用再艰难地拼搏奋斗了,就可以做个弱不经风、让男人庇护的女性。

  可我没有,我一直在为我的爱情奋斗着,可现在,我的努力被我的爱人全盘否定,我的付出成了一种罪过。  悲凉蜜月我是落寞的新娘

  袁北提出分手的那几天,我万念俱灰,甚至连死都想到过。终极,我决定坚强地面对这一切,我相信我们十年的情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,那么多困难我们都携手走过,现在这点风雨,一定击不垮我们。

  我决定用婚姻来护卫我和袁北的爱情。我和袁北的感情是经过双方父母首肯,并在老家定了亲的。在当地,定了亲就相当于是对方的人了,谁家要退亲是会被乡亲们耻笑的。因而,当我给袁北的父亲打电话,说袁北抛弃了我时,他父母第二天就赶来重庆,他父亲骂他、训他,他母亲则不停地流眼泪,说没脸面对我的父母,没脸在村里待下往了……

  终极,袁北同意和我结婚成亲,但他说,他不能保证能和那个女孩了断。我很自信地说:“没关系,你只是一时迷失了,我相信我们的感情。”

  2007年10月,我们回乡举行了热闹的婚礼,那几天,袁北的表现很好,完全是个模范新郎的样子,我也庆幸自己的选择。没想到,回重庆的第二天,我就遭遇重创。那天,他骗我出往办事,实在我是不相信的,婚假还没休完,公司不可能派他办事,但我还是让他往了,我想让他明白,我依旧信任他,过往发生的事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阴影。哪知,他一往就两天没有音讯,手机也关机。

  那两天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坚持过来的,整夜的失眠和眼泪陪伴着我,看到镜中憔悴的女性,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。可面对亲友的询问、祝福,我还要强颜欢笑,装出一副幸福的样子。

  第三天上午,终于等到他回来了,我没有吵也没有闹,抱着他哭了,也没有问他往哪里,只说再也不让他走了。看得出,他既内疚又痛苦,抱着我痛哭起来。

  哭过之后,他依然会晚回,会夜不回宿,在这期间我也忍不住和他发生过争吵,可是又能怎么样呢!吵得凶了,他就说:“当初我就说了,我和她断不了,是你非要急着结婚成亲的。”

  委曲责备换不来他的怜惜  为了挽回袁北的心,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温柔,变得我见犹怜,每晚我都等他等到很晚才睡,经常在沙发上睡着。实在他不回来,我一个人也睡不着,即使睡了也很快就会醒来,睁开眼睛的一刹那,会有种在大海上独自漂泊的感觉,很无助,然后就会看着时间睁眼等到天亮。

  我的改变袁北也看到了。我穿上很有女性味的新衣时,他会由衷地赞美;我做了新的菜式,他会吃得精光;即便在外捱到凌晨3点,他也会回家过夜……可我知道,他不上班、不回家的时间,依然和那个女性在一起。

  我知道那个女性是他的同事,我曾偷偷地往他单位四周等她,想找她聊聊。她看上往比照片中还要年轻,客观而言,她的外貌身材都不如我,但确实是袁北喜欢的那种柔弱的样子容貌。跟踪观察了她很久,我还是没有上往打搅她,我怕袁北生气,怕自己丧失了最后的尊严。

  回到家,我持续忍耐着,在袁北眼前装大方,希看他良心发现,明白我有多好,明白我是值得珍惜的。可他依然如故,甚至,当他接到那个女性的电话时,会对我说“对不起”,然后躲进书房和她谈笑风生。

  在这样不正常的婚姻里,我快窒息了,快疯掉了,快崩溃了,除了对他的一点点期待,我一无所有了。我并不是没有想过结束这段婚姻,可我缺乏勇气,我更不甘心自己付出巨大的代价后仍以失败告终。

  婚姻要靠两个人来经营

  用婚姻来拴住变心的一方是一场赌局,而且是一场十赌九输的赌局,现在的巍菱正在忍受着赌输的苦痛,也依然在抗争着。只是人生的赌局,一旦开始,就没有后悔的机会。现在的巍菱应该静静地想一想:自己想得到的是什么?是他的躯壳还是他的感情?像这样的生活你还能忍受多久,长此以往,你会幸福吗?

  婚姻是要靠两个人来维系的,需要认真庇护,而不是单方的付出,以痛苦为代价。以袁北如今的表现来看,他不是不在乎巍菱,不在乎这个家,而是有恃无恐,利用巍菱的深情与软弱来达到家外有家的目的。现在的巍菱应该坚定态度,表明态度,让丈夫失往在两个女性之间持续游走的机会。

  假如袁北依旧如此,那就趁早脱离这个苦海,重新寻找新的生活。在选择了人生的路途后,就要有勇气来面对选择的后果,不管是好是坏,你不能逃避,而且你也不可能逃避,但在下一个路口,是持续错下往,还是换一条路走,你仍然可以选择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